邦♡信♪

墙头多,弧长
♡但是真的每对都很爱♡
♡欢迎勾搭♡
主食:邦信◎狄芳◎戚顾◎傅叶◎陆花

◎可逆不可拆◎
【↑当然有些也不许逆的!!!】
_(:з」∠)_我想我大概一辈子找不到组织了嘤嘤嘤

关于刘老三想要练技能

#ooc歉
#轻微涉及别的cp
#小日常♡甜#微长/bushi

君主表示想练一下改版后的技能.
进了训练营,唉?找谁呢?
各种凑不要脸。
“唉!子房,你有空吗?”嬉笑着靠近正看书的张良。
“没空,快滚。刘季你还敢来?你...”张良指了指旁边厚厚的一堆书...
“啊哈我有事先走了.”无奈撇了撇嘴,他怎么忘了...几天前才坑蒙拐骗子房帮忙处理公务的呢?
“刘老三你别回来了!”身后传来子房的暴怒声。
君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见。
“歪?嬴政你那儿缺人不?”
?????

军师要叛国怎么办?在线等!急!!

偷偷溜走的某仓鼠又勾搭上了李白。
“介不是剑仙大人吗?”
“嗯?君主找李某何事?”
“啊没事,就是想...emmm...你有空吗?”仓鼠球怼了怼手指
“有啊”
“太白可愿帮我练练技能?”
“好啊,正好在下也要练练一整套青莲剑法呢~”
“....”刘·满脸黑线·邦  看着李·不怀好意·白   咧了咧嘴。
“那算了,哈哈...不用了”干笑两声仓鼠球瞬间溜了
开玩笑?
陪李白练青莲剑法?
君主表示还不想放弃他的鼠生。

四处瞎溜达了一圈,便走向了集市。
哎嘿仓鼠看见了谁?
那不是刘备那混小子吗?
“卖草鞋那个!”
刘备嘴角微微抽搐...这...流氓地痞的声线.可不就是自家祖宗吗
“...祖宗何事找我?”
“啊,玄德~你可有空?可不可...”
“没空快滚!刘季你别整天忽悠我家玄德!”
话还没说完,双马尾的妹子就跳了出来。
“香香?你怎么在这...?”刘备留着冷汗问道.
天知道自家媳妇儿怎么来了...要知道香香是很吐艳某个整天忽悠人的仓鼠球的。
刘邦懵...
少女,我这次真的没有忽悠你老公啊!
你这一副要杀了我的样子是怎么回事?!
“大小姐我怎么忽悠你家玄德了?你倒是说说?”君主表示接受不了这种变相的秀恩爱
“上次往玄德帽子里扔胡椒粉的事,上上次偷偷把肥啾拿去交配的事,上上上次把玄德的里裤划烂的事,还有上上上上次...是不是你干的?!唔,刘玄德?你把本小姐嘴捂着做什么!”
刘备一脸黑线的看着自己媳妇儿曝光一切...
不是,夫人啊?能不能别在大街上说出来...
你没有看见街上那些人看我和祖宗的眼神都gay里gay气的吗?!
“咳..怕夫人喉咙不适罢了。”尽管心中暗自吐槽,刘备一个也没说
开玩笑,要是夫人知道自己吐槽这么多
不死也脱层皮,今晚又得睡地板好伐?!
无奈的看了看某仓鼠
“祖宗...你看...”
“啊没事,我先走了。”仓鼠球早就想溜了...
他喵的!再不走孙尚香那杀人的眸子都可以把仓鼠球护盾打爆炸了好伐?
耸了耸肩直接开大逃跑
大谁呢?
哎嘿!那不是我家将军吗?
好的就决定是你了!
去吧,皮卡邦!

韩信正在啃苹果,忽然脚下出现了阴影...顿感不妙。
这不是某人出场的方式吗?
下意识抬头看了看。
然...
“我去你的刘老三!有你这样开大的吗!!!还不从老子身上滚下来!”
嗯,没错,某仓鼠直接把跳跳扑倒了.
是的,扑倒了。
韩信把啃了一半的苹果呼在刘邦脸上。
仓鼠球灵活一闪躲开了‘攻击’
/其实就是凑不要脸交了闪现
“将军可知,以下犯上大不敬?”
“呵呵哒,君主冒犯在先。”韩信皮笑肉不笑道。
某仓鼠挑眉,“哦天呐,我这么帅!冒犯你你不觉得荣幸吗?!”
“gun”韩信黑着脸看某人边说边扒他衣服。
看着快炸毛的某只,君主表示,炸毛的小受得顺毛。噢,错了,是小兽。
“开个玩笑罢了,将军这是何必呢?”仓鼠球说着站了起来。
他没忘记自己的目的
“将军可有空?”
“没空快滚。”
“emm还想请你吃东西呢...”
“有空什么时候,现在?”
“...”
刘邦嘴角上扬。
将军还是如此好拐骗。
“今晚上请你吃好吃的,绝对好吃满足。”
“真的?”韩·纯洁吃货·信眨巴眨巴眼睛。
“真的,不过将军得先帮我件事。陪我练练技能可好?”
“完全o【哔--】k。”这还不简单?
刘老三看着谈起吃的就纯洁的某信笑了。
哎嘿不亏。
今晚绝对好好招待小将军。

以至于多年后的某天,韩信想起那晚上刘邦干的事,转身给了仓鼠球两耳巴子。
“舒服不?”
刘邦被打蒙了,看着韩信不知所措。
“????宝贝儿你咋了?”
“=。=间歇性神经病犯了,不行?”
忽然想起了什么,刘邦坏笑着看了看韩信。
“怪你当年那么纯洁,可不怪我呢~”
韩信脸颊稍红,别过脸去不再看刘邦。
哼...
不故意那么纯洁...
怎么能嫁给你呢。

≡≡≡≡≡≡≡
哦呼...文笔日常毒【←什么 你有文笔吗!!】

评论(8)

热度(57)